💚💚💚【备用网址hthvp.com】卡塔尔vs厄瓜多尔|在线观看【一个喜欢嘴上称兄道弟的人,心里其实没有真正的兄弟】【人情世情,最难讲理】

卡塔尔vs厄瓜多尔|在线观看

杨乃武与小白菜照片曝光!当年冤案如何追责?

近日,140多年前杨乃武与小白菜的真容曝光,一名法国记者拍下当时二人一同戴枷锁的珍贵照片。

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悲惨遭遇令人唏嘘不已,100多年来,这桩冤案被改编成了戏曲、电影、电视剧、长篇小说等,广为人知。

杭州市余杭区的文史专家俞金生在2004年5月的一次偶然机会,获得一条重要线索:在湖北省浠水县的一位杨氏后裔,有一张来自法国的杨乃武与小白菜的老照片。

俞金生最终获得了这张珍贵的照片,照片中的杨乃武眉清目秀,个子不高,比小白菜矮了半个头。

据史料记载,小白菜“美而艳”、“受诸极刑,而色终未衰”,但看照片似乎有些夸张。

至于这张照片为何会出现在法国,其中还有一段渊源,而且与当时的慈禧太后有关。

杨乃武(1841年-1914年),浙江余杭人,字书勋,又字子钊,家世以种桑养蚕为业,性格耿直。

18岁的毕秀姑生得白皙秀丽,身材高挑,因喜欢穿白衣绿裤,街坊便给她起了一个绰号叫“小白菜”。

因杨乃武教毕秀姑识字,两人过从甚密,加之葛品连在县城一家豆腐店做帮工,平时不常回家,小白菜经常跟杨乃武一家人一同吃饭。

同治十二年(1873年)十月初九,葛品连患流火疯症暴毙,葛家认为死因可疑,于是报官到了余杭县衙。

因杨乃武曾举报余杭知县刘锡彤犯法,刘对杨怀恨在心,认为这是惩治杨的好机会,于是便认定杨乃武与小白菜通奸下毒、谋害亲夫。

刘锡彤便将供词“死者口鼻流血”改为“七孔流血”,判小白菜谋杀亲夫,拟判处凌迟;

在杨乃武几个好友的鼎力帮助下,妻子詹彩凤、姐姐杨菊贞前后二次赴京告“御状”伸冤,浙江红顶商人胡雪岩还资助了赴京的全部费用。

直到光绪二年(1876年)12月9日,在慈禧太后的亲自过问下,刑部尚书桑春荣亲审此案,在朝阳门外海会寺对葛品连的尸棺开棺重新验尸。

在刑部任职60年的老仵作照《洗冤集录》说法,证实葛品连并非毒发身亡,乃得病而死,只是骨头表面发霉。

1877年2月16日,这桩震惊朝野的“杨乃武与小白菜”案历经3年宣告终结,杨乃武与小白菜获无罪出狱。

杨乃武的女儿杨濬于1967年12月去世,她在1963年留下一份口述资料:根据杨乃武生前所述,当时海会寺验尸现场满是围观的人群,当时一名法国记者也在场。

当验尸官宣布尸体无毒的时候,这位法国记者兴奋地跑到杨乃武和小白菜的跟前,大声用中文喊道“无毒!无毒!”

那么,这桩惊动老佛爷慈禧,导致140多名官员被罢免的案子,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清末同治十二年,杨乃武在乡试中考中举人,而小白菜毕秀姑则是豆腐店伙计的妻子。

说起来,这毕秀姑人如其名,长得模样俊俏,再加上她平日喜欢着青衫围个白围裙,所以人人都叫她“小白菜”。

葛小大听沈木匠说,杨乃武家房屋很多,于是便以1000文的租金,租住在了杨乃武家。

杨乃武家世代以种桑养蚕为业,家境殷实。 他又聪慧好读,就在这年乡试成为余杭县史上第48位举人,深得乡人羡慕。

一来二去,杨乃武和詹氏都对她非常和善。 不仅杨乃武在闲暇时教她习字读书,詹氏也因她一人在家,常常喊她一同吃饭。

但哪里都有好事者,一些人本就妒忌杨乃武,见他又无故教毕秀姑读书,于是便四处造谣,说他和毕秀姑有私情,甚至还编出“羊吃白菜”的梗来。

风言风语很快就传到了葛小大的耳中。葛小大本就心胸狭隘,听闻后不免起了疑心。

他的生母喻氏见他身体乌青,两鼻有血,再加上街坊邻居也议论纷纷,认为他正值青壮,突然暴死,实在是死得蹊跷。

刘锡彤访得毕秀姑曾和杨乃武有过一段风言风语,于是大喜过望,立刻将毕秀姑拘捕入狱,并亲自审理。

因此,好公义的杨乃武不仅数次向州府举报他的恶行,断他的财路,还常编打油诗挖苦讽刺他。

再加上刘子和担心毕秀姑会将他做的事情说出来,于是先向刘锡彤讲述了自己毕秀姑一事。

刘锡彤一方面要保护儿子,另一方面正好借机除去杨乃武,所以他对毕秀姑动用了各种酷刑。

毕秀姑受不住严刑拷打,最终按刘锡彤的要求,被迫招供承认“自己用砒霜杀死了葛小大,而砒霜则是杨乃武所给”。

然而,杨乃武拒不承认他和葛小大之死有关联,并出具了他在案发时不在余杭的证据。

但刘锡彤颇为狠毒,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,所以立刻向州府汇报了此案,并要求解除他的举人身份,好对他施以刑罚。

不待州府文件下达,刘锡彤便迫不及待地对杨乃武刑讯逼供,想迫使他承认与毕秀姑通奸杀夫。

为了能早日判定杨乃武死刑,刘锡彤将案子上报州府陈鲁,请求二审定案,好为死者葛小大伸冤。

陈鲁和刘锡彤都是湘军出身,本就很有情谊。再加上刘锡彤已经将此案定为通奸杀夫案,所以当他二审时,便对本就被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杨乃武继续动用酷刑。

杨菊贞比杨乃武要大上10岁之多。她早年嫁人,但出嫁不久,对方便因病去世。

经过查访,杨菊贞断定弟弟杨乃武被冤枉了。于是她花钱打点,在狱中见到了被折磨得只剩半条命的杨乃武,并让杨乃武草拟了一份被屈打成招的证词,她拿着证词,便一级一级告状去了。

没想到,她一直告到浙江巡抚杨昌浚那里,案子经过一审再审,都因为这些官都是湘军出身,官官相卫,而刘锡彤又暗中行贿,从中阻拦,一直还是维持原判。

在见到杨菊贞,看到证词后,也很支持杨菊贞告御状的行为。 不仅垫付了她进京的开支费用,还特意给做京官的浙江官员夏同善写了一封信。

夏同善得知后,也认为必有隐情。 于是在和翁同龢商议后,将杨乃武一案移交刑部,希望能重审此案。

然而,刑部派去的官员收受贿赂,再加上杨昌浚等地方官员,又以“此案经过多次审理,早就铁证如山,如果轻易推翻案件,不光会对地方官员以后审案不利,还会引起地方士绅哗变”软硬兼施,因此,最终还是“维持原判”。

《申报》刚开始是作为奇闻异事报道的,不过很快开始质疑这起案件,提出了几大疑点。

从1874年1月6日,到1877年5月7日,3年多的时间,《申报》共发表了44条消息、18篇论说,8则评语、15篇谕折、1份状子和1则广告,对此案投入的力度不可谓不大。

一些有良知的士人,和知道杨乃武为人的人联名上疏,不仅控告地方官员官官相护,徇私枉法,草菅人命,还极力要求此案应移交京城审理。

夏同善和翁同龢见舆论难平,不得不向两宫太后禀报此案,并恳请将杨乃武和毕秀姑押往京城,进行终审。

慈禧太后为平民愤,同时也想撬动一下被湘军占领的江浙官场,将此案交由刑部主审。

结果,刑部对葛小大的尸身重新验定后,发现葛小大并非毒发身亡,而是疾病引起的死亡。

于是,在慈禧的指示下,对涉案官员经过调查讯问后,按律法革职140多名官员,并永不叙用。

Recommended Article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